当前位置:首页 > 新能源汽车行业 > 正文

商用车市场“高开低走” 众车企卡位新能源赛道

2021-10-10 13:36
【新能源汽车网】

商用车市场正呈现出“高开低走”的态势。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日前发布的最新统计数据显示,今年8月份,商用车产销分别完成22.9万辆和24.7万辆,环比分别下降27.5%和20.9%;同比分别下降46.2%和42.8%,降幅较7月份分别继续大幅扩大13个百分点和12.6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具体到货车市场,在微型、轻型、中型和重型四大类货车车型中,产销环比和同比均呈下降,其中重型货车和微型货车降幅更为明显。以重型货车为例,8月份重型货车销量为5.1万辆,较去年减少7.9万辆,同比下降60.5%,在四大类货车车型中降幅最大。

对于市场销量表现,一家大型商用车企品牌负责人在接受《中国经营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由于国六政策的实施,部分车企预判客户将会集中购买国五车辆,因此储备了大量的国五库存,以此抢占政策的时间窗口,客户也提前购买国五车,造成运力和运量的不平衡,导致客户后期的购车欲望大幅降低。”

值得注意的是,在商用车市场面临较大下行压力的情况下,新能源商用车成功实现了逆势增长,众多车企也开始纷纷加速在新能源重卡市场的布局步伐。

购车欲望大幅降低

实际上,商用车市场自今年5月份开始就已出现小幅度波动,产销出现一定程度的下滑。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今年1~8月,商用车产销分别完成327.5万辆和344.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0.6%和5.5%,但增幅较1~7月继续回落7%和7.4%。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统计分析认为,国六排放法规切换造成的短期市场波动继续影响货车需求,商用车产销因而延续了快速下降趋势。

同时,有业内人士分析认为,上半年由于各方集中抢占政策切换窗口期,使得重卡市场需求被提前透支。

对于近期重卡市场出现较大波动的原因,上述大型商用车企品牌负责人告诉记者:“重卡销量的波动确实受到上半年需求集中释放的影响,严格来说是‘多米诺骨牌’效应的一个体现。”

“由于国六政策的实施,部分车企预判客户将会集中购买国五车辆,因此储备了大量的国五库存,以此抢占政策的时间窗口,客户也提前购买国五车,造成运力和运量的不平衡,导致客户后期的购车欲望大幅降低。”该品牌负责人表示,另外,由于主机厂大量的国五库存需要消化,大幅度的降价促销直接影响了国六车辆的销售。

经销商对于近期重卡市场的波动看法也与车企相近。从事货车销售的一位杨姓经理向记者表示:“近期,来店里看车的客户已经明显减少。一方面,包括我自己在内的不少经销商上半年都加大了进货量,结果后期销量未能达到预期;另一方面,货运市场的行情也对我们销量影响较大,不少卡友购车意愿不强。”

而物流市场终端需求低迷,购车订单持续下降也抑制了重卡市场销量。根据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数据,今年以来亏损物流企业数量减少,亏损企业占比下降7个百分点。“但也要看到,物流企业经营成本压力依然较大,物流业务成本增长仍在40%左右,增速快于收入5个百分点。”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表示,从数据来看,1~7月收入利润率比上半年有所回落,同时小微企业盈利水平恢复依然相对较慢,收入利润率低于平均水平。

中国重汽近日在接受开源证券调研时表示,今年受7月1日排放标准升级影响,提前释放了部分市场需求,使得三季度的淡季行情更加明显,可能是全年最低点,但应该比2019年会有增长。

用车成本升高引关注

事实上,国家生态环境部与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联合下发《重型柴油车污染物排放限值及测量方法(中国第六阶段)》(俗称“国六”)公告,已于2019年7月1日实施,并针对不同车型大致分为三个阶段进行实施。

而此次被各方提到的国六排放法规切换,主要针对重型柴油车。资料显示,今年7月1日起全国范围内开始全面实行柴油车国六排放标准,重卡新车价格比国五车型的价格上升2万元~3万元不等,并且后处理系统也比国五车型更加复杂。

据了解,国五与国六车型的主要区别在后处理系统上,国六车型后处理系统采用DOC+DPF+SCR+ASC技术路线。而DPF的作用是过滤尾气中的碳烟,不过随着时间延长,过滤系统的排气顺畅度会减弱,进而出现动力减弱、油耗增加问题。

这也导致国六车型还需要对DPF做定期清洁再生,维护成本较高。“货车不像轿车,轿车属于消费品,货车属于刚需品,卡车司机对于用车成本方面较为敏感。国六重卡在购买和运营成本方面都有一定程度的上涨,这也是不少卡车司机对于国六重卡仍在观望的原因。”杨经理向记者表示。

另一方面,为抢占国六正式实施前的时间窗口,很多重卡用户也选择了在今年上半年提前购买国五新车。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开票口径数据,国内重卡市场从今年1~4月连续4个月创下了销量新高,3月份重卡销量更是刷新了全球重卡市场月销量的历史纪录。

江汽集团负责人指出,国六重卡因为加装了后处理系统等配置,成本比国五肯定要贵一些,这是不争的事实。更重要的是,国六重卡后处理系统需要加注价格昂贵的专业尿素,使用成本比国五确实高出不少。

而售后服务也一直是卡车司机关注的重点问题。“长途运输最担心的就是车辆在运输途中出现故障,维修起来费时又费力。国五车辆毕竟经过了市场长期的考验,车辆的技术和售后方面也更为完善,客户信任度较高。而国六车型上市时间较短,客户顾虑较多。”杨经理表示。

对于卡车司机在用车成本方面的顾虑,江汽集团负责人表示,公司从降低产品风阻系数、采用油耗更低的康明斯发动机和降低车身重量等途径降低用户的成本。

新能源商用车迎政策利好

作为物流和基建等行业重要的生产参与者,重卡在推动经济快速增长的同时,对环境的影响也不容忽视。

“根据生态环境部发布的移动源环境管理年报的数据,我国商用车保有量在汽车保有量里面大概占12%左右,但是氮氧化物和PM排放已经高达80%以上。”工信部装备工业发展中心高级工程师彭海丽近日表示,商用车温室气体排放占道路运输温室气体排放的77%,中重型占比将近47%。

而在商用车市场面临较大下行压力的情况下,新能源商用车成功实现了逆势增长。今年8月份,新能源商用车产销分别完成1.5万辆和1.4万辆,同比分别增长66.6%和55.8%。1~8月,新能源商用车产销均完成9.5万辆,同比累计增长均为60.3%。

同时,在我国“碳达峰、碳中和”战略目标确立后,众多车企密集发布了新能源商用车转型战略,纷纷加速在新能源重卡市场的布局步伐。

以上汽红岩为例,作为上汽集团旗下唯一的重卡企业,7月20日,上汽集团与鄂尔多斯市人民政府正式签署《关于新能源汽车产业链项目投资协议》。根据协议,上汽红岩、捷氢科技将在鄂尔多斯市伊金霍洛旗投资20亿元,建设现代化燃料电池重卡产业链;携手打造全球首个万辆级燃料电池汽车(重卡)产业化应用项目,今年计划交付500辆燃料电池重卡。

在新能源重卡领域,上汽红岩已推出纯电动、天然气和燃料电池等多种能源形式的新能源重卡。根据第一商用车网发布的数据,上汽红岩8月份以118辆的销量位居新能源重卡终端销量榜首,成为8月份新能源重卡市场唯一销量破百的企业。

除了近年来以电动和氢能为主要方向的新能源赛道,作为清洁能源,天然气在重卡领域的应用也同样值得关注。据了解,以等热值条件计算,1千克LNG(液化天然气)替代柴油可实现约0.28千克碳减排,1千克LNG替代汽油可实现约0.20千克碳减排。

“燃气车较燃油车有明显优势,天然气价格相较于柴油价格低,也无需添加尿素,综合降低卡友运营成本。”江汽集团负责人表示,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环保排放性能更好,在排放和限行方面也更加有优势。同时,天然气新能源作为未来的卡车发展方向,在国六阶段的二手车残值更高。

吉利商用车则另辟蹊径,深耕甲醇燃料汽车领域,开发出了多款甲醇乘用车和商用车。吉利控股集团董事长李书福近日表示,吉利远程汽车将于今年发布一款概念重卡,支持纯电(含换电)、增程混动和甲醇等多种新能源动力形式。

“发展新能源战略不仅仅是市场的问题,更是国家的政策和战略的安排。所以新能源商用车未来一定是快速向良性方向发展。”中国汽车流通协会商用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钟渭平表示。

智车派-专业有趣的说车新势力
标签